《技术的本质》布莱恩·阿瑟:技术将如何塑造经济形态与分配规则?

发布时间:2019-08-12       来源:信息化协同创新专委会       作者:

对于技术,人们是熟悉和喜爱的。每天身处钢筋水泥建成的大楼、出行必备的公共交通、随身携带的手机和办公室的电脑等等,这些技术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渗透进我们的日常活动,成为现代社会的背景。随着各种生物医疗技术的发展,人们也有机会期待越来越多的疾病能被有效地预防和治疗。
 
但同时,人们对于技术也是警惕的。网络隐私泄漏,算法造就信息茧房,基因技术对自然身体的干预,人工智能是否将取代人类工作...诸如此类的问题让人们感到担忧,甚至是威胁。人们身处对技术的矛盾心态中,并不断探究着人类和技术相处的方式。
 
关于技术是什么,技术为何可以发展成为今天的技术,技术革新对经济系统的冲击,以及现代社会形态对于两者发展的影响等等议题,一直以来是业界与学界探讨和争论的热门。大多是社会学家和哲学家们采用的是一种外部的视角,将技术视为一个「黑箱」,将其当成一个整体,研究其发展和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或在古典经济学与诸多新兴学派之间争论不休。
 
著名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则另辟蹊径,从内部出发,对技术本体进行剖析、在古典经济学逻辑基础上设问,创立了全新的研究理论和模式。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受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肯尼斯·阿罗的邀请,来到刚刚建立的圣塔菲研究所。在圣塔菲研究所,阿瑟将复杂系统理论与经济学研究结合在一起,逐渐形成了「复杂经济学(complexity economics)」的构想,并凭借报酬递增理论,于1990年获得熊彼特奖。

布莱恩·阿瑟(W. Brian Arthur)复杂性科学先驱、著名经济学家

 

他对于技术和经济两大议题的研究成果总结为两本代表作《技术的本质》《复杂经济学》,下文将对《技术的本质》一书进行介绍。
 

技术的本质:现象、组合、递归


《技术的本质》一书阐述对技术本质和技术进化的洞见,提出了一个较完整的关于技术的理论。
 
阿瑟基于以下三个基本原理逐级地构建了他的关于技术的理论:(1)所有的技术都会利用或开发某种(通常是几种)效应或者现象;(2)技术(所有的技术)都是某种组合,这意味着任何具体技术都是由当下的部件、集成件或系统组件构建或组合而成的;(3)技术的每个组件自身也是微缩的技术。以上三点概括起来就是阿瑟论述时最核心的三点:现象、组合和递归。
 
首先,技术从何而来?阿瑟认为技术来源于自然现象或是自明之理。技术是被捕获并加以利用的现象的集合,是对现象有目的的编程。例如有浅层自然现象,如钻木取火,有深层自然现象,如古代的炼金术,还有深层的隐藏现象比如核磁共振。
 
其次关于组合,技术最基本的结构是包含一个用来执行基本功能的主集成和一套支撑这一集成的次集成。即使从这些集成件和零部件中被组织结构起来,形成技术模块。而这些技术能够被组合是因为它们分享了现象的族群、共同的目标或者是共同的理论。
 
递归性原则指的就是技术包含着技术,直到最基础的水平。如上述,被表达出来的技术包含一个主要组合体,即一个装置或方法「脊柱」,用这个组合体来执行中心原理。加上其他的零部件围绕,让其可以完成工作并规定其功能。而每个零部件自身都是有一个技术,因此零部件自身也有属于自己的核心,以及附着其上的其它组件,这一结构就是递归的。将技术的组合结构一直分解下去,将到达一类不再属于技术的「现象」或「效应」那里。这些现象具有恒定性和可重复性,最终独立于人类的技术和科学而存在,也就是回到了技术的来源即自然现象。
 
基于这一理论,阿瑟探讨了技术的进化。他认为,技术的进化和生物的进化存在着类似的地方,但也不尽相同。技术的进化没有可以预先决定的确切顺序,我们也无法事先知道哪些现象会被捕捉并被利用,也无法知晓哪种组合会被创造,这些不确定性,让技术的进化具有了偶然性。而这正和生物进化的随机变异一样,没有明确的方向,同时两者都有可能出现顺序的变化,或者崩溃式的破坏。但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进化机制的不同,对技术来说,「组合」是常态,而对于生物来说这种组合机构的创造是少见的。
 
人类的发明并不存在「第一」,因为新元素(新技术)的构成来自于那些已经存在的元素,而这些元素又为进一步的建构,提供架构模块。即所有技术都是从已经存在的技术中被创造出来的,而让这一切发生的机制就是组合。机会利基又会召唤这种组合,召唤新技术的诞生,最终实现进化。
 
那技术是一种生物吗?阿瑟认为,从概念上看,生物学正变成技术,生物具有技术属性;从实际上看,则技术正成为生物学,具有生物属性,两者越来越接近。凯文·凯利在《技术想要什么》中指出:「技术是一种生命体」。凯文·凯利说:「我认为,技术是生命体的第七种存在。人类目前已定义的生命形态包括植物、动物、原生生物、真菌、原细菌、真细菌,而技术应是之后的新一种生命形态。」
 
在探讨技术本质和进化过程之后,阿瑟提出了自己的人文关怀,即透过技术自身,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这个创造物?技术来源于自然现象,对技术的矛盾心理并不直接来自于我们和技术的关系,而是我们与自然的关系。如果技术将我们与自然分离,它就带给我们某种形态的死亡。但如果技术加强了我们和自然的联系,它就确立了生活,因而也就确定了我们的人性。因为技术的价值不仅在于可以用它做了什么,而且在于它进一步可能导致什么。


指导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
主办单位: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5037055号-6